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其它  »  边寨失贞记
边寨失贞记
一九六九年,我插队落户来到了云南边陲。 分配在距离沾益县城二十五里的红土沟当教师。 那是个贫瘠的山村,校舍是五间连在一起的土坯房。 连上我一共三个教师,另外两个都是当地农村的女子, 年龄比我大些大约二十岁出头的样子。 红土沟是个少数民族和汉族混居的村子。 少数民族主要是傣族和阿佤族。 学生来自本村和附近的几个村子,年龄参差不齐, 小到七、八岁大到二十来岁都有。 所要教的主要是识字和简单的算术。 我很快适应了教师的工作,而且很受好评。 日子于是变得无聊起来。 平时除了教书,我就躲在宿舍里看我从上海带来的一箱子闲书, 或者跑到外面乱转悠。 这里山高皇帝远,村人不问政治,对我这个被发配来的年轻人怀着敬畏的态度。 平时不甚往来,落得我自由自在,做着我年轻人的白日梦。 这里的风景秀丽,四面环山,只有一条清澈的溪流伴着一条小路能进到村里, 滋养着这里的四十五户村民。 溪流在村后积聚成一个湖,树木茂盛,鲜花遍野, 是我最喜欢去的地方。 这天一放学,我照例带着几本书,骑上自行车, 来到了湖旁一处幽静的地方在湖边草地上铺开塑胶布, 躺下舒舒服服的看书。 累了,就脱去衣服,精裸着身子,跳下湖去游上两圈, 这感觉真是爽极了!我以学校蛙泳比赛冠军的状态绕着湖边游着 一直游到了湖对面一处湖口我发现从这个窄窄的湖口可以进入到另一个水面!好奇心驱使我游了进去, 哇!好漂亮的地方!这里沿岸生长茂密的高大树林以及低矮的灌木 大片大片的大理花和许多叫不上名来的野花簇拥着争奇斗艳!湖面水清如镜 一些小鱼游在水里仿佛就像飘在空气中!我的心醉了!太妙了!我在一处浅滩上岸, 环顾四周静静地仿佛我是盘古,刚刚造就了这个世界。 我在一处草地上躺下,舒服地伸展着身子, 嗅着醉人的草香和花香听着不知那棵树上一只黄雀婉转歌喉的啼叫, 听着风吹过树梢发出的沙沙声让高原的太阳不暖不凉的和着微风抚摸我的裸体, 闭上眼睛写意地躺着。 忽然,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 我一惊: 这个地方竟然也会有人来好扫兴。 不管怎样,我这样赤条条的可是不能见人的。 于是我就地一磙,躲了起来。 脚步声近,接着出现了一个傣家少妇!她来到湖边, 四下看看没有人就悠闲地哼着小曲,开始脱下筒裙!哇, 好棒!没有想到我今天有意外收获可以看到裸体女子了!我年轻的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起来!那少妇脱下筒裙后直起身来, 我感到我的鼻血流了出来: 多美的躯体啊!只见她娇小玲珑的身材 乳房浑圆的就像是一对倒扣的瓷碗圆鼓鼓的臀部, 纤细的腰肢平坦的腹部,优美的大腿,还有大腿间诱人的黑森森的三角区……,她仿佛感到了我的存在,抬头朝我这里的方向张望,于是我看到了一张美丽而灿烂的脸庞, 一头浓密的长发在脑后高高的挽成一个发鬏。 天哪!那里站着的难道不是人类!我的小弟弟迅速地勃起, 浑身像在燃烧。 "美人啊,美人!"我在心里赞叹着。 她跳下水中,游了起来,她的身体在清澈的水中依依可见, 她的水性好象不错她在仰泳,身躯扭动着, 两个乳房在水面上摇摆着。 我感到我的小弟弟此时已不再是火热,而是疼痛了!那种涨痛如此剧烈, 让我惊惧不已。 涨痛和恐惧使我已顾不上观看美景了,我抱住自己的小弟弟, 在地上打着磙啊哟啊哟地呻吟起来。 我的眼前一阵黑暗,痛苦使我蜷缩成一团。 突然,我感到一双软软的小手抚在我的背嵴上, 我在痛苦中看到了她惊咋和疑问的眼神。 看到我抱着小弟弟痛苦不堪的样子,她慌慌张张地想来安慰我。 "痛,痛,我的下面不知怎么痛极了!"我指着小弟弟说。 "不要急,我帮你看看。 你松开手。 "我听到了一个又甜又糯的声音。 她用双手在我的小腹部抚摸着,一边叫我放松, 放松。 经她的手这么一抚摸,我的痛楚立刻减退并且渐渐消失了。 我张开眼睛看着她美丽娇好的面容,看到她很努力的在我的下腹部按摩, 以及因为她的动作而在我面前上下晃动的一对乳房 我的小弟弟又情不自禁地勃起而且鼻子里又流出鼻血来。 我难为情的要哭出来了。 她看到我的模样, 轻轻安慰我说: "小弟, 不要紧的你大概是个处男,没有经验,看到我光着身子, 才会这样是我不好。 我会让你好过来的。 她一边抚摸着我的小腹,一边安抚着我的小弟弟。 一种奇怪的感觉在我的身体里泛漤起来。 当她用柔软的小手上上下下抚摸我的小弟弟时, 一阵轻快而写意的感觉豁然涌遍了我的全身。 少妇伏在我耳边轻柔地说: "小弟,我有一个办法治你的病, 但你会付出代价你愿意吗""什么办法""只要你做过大人的事, 你就会彻底好的而且以后也不会再发"。 "你是指让我和你做爱吗""是的"她脸上泛起了红晕。 "我,我可以吗""可以,只要你不嫌弃, 我很乐意的"她说。 她的样子好可爱!"为什么"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是处男呀,女人要是能和处男做爱,会年轻漂亮的呀!"想到我可以和这样的美丽姐姐做爱, 我梦里都会笑醒!我怎么会不愿意我怎么可能不愿意!"啊 我愿意的"这是我的心声。 "在我身上失贞,以后可不许怨我噢"不会, 我想我不会。 其实我也没有想清楚,我这样失贞是否合算。 将来的妻子会怪我不是处男吗但是,眼前这个美丽姐姐是我现在最想要的。 "那么,就让我来做吧!"她让我躺着别动, 她反身骑跨在我的身上然后伏下身去,将我的小弟弟含在口里。 我的小弟弟被她温暖而柔软的口腔包裹着, 她火热的舌头柔软地在我的小弟弟身上舔卷。 情欲如潮水般涌上我的脑际。 她的蜜穴坦呈在我的眼前,随着她的动作而一起一伏, 时张时合。 我快活地呻吟的,我浑身紧张得瑟瑟颤抖。 突然, 我失声叫了起来: "不,不!快拿出来!快! "她惊异的抬头问我"怎么啦""我憋不住了, 我要小便出来了!"我困顿地说。 她轻柔地笑起来。 说: "没关系,尽管小便出来吧!我喜欢!"说着又伏身下去含住了我的小弟弟。 "啊,不行了!我要小便出来了!啊。 我忍不住了,将液体放在了她的口里。 我全身松软下来,暖暖地如沐春风。 她笑着咽下我放在她口里的液体,转身伏在我身上, 用一对乳房挤压着我 说: "你成人了!""那不是, 小便"我依然困顿。 "不是,那是最宝贵的精液。 处男的精液,我今天得到了,我要谢谢你呢!"那么, 是不是我现在已经不值钱了"她笑起来美丽如花。 她吻着我的嘴唇说: "那也不一定,要看你以后的表现啦!"她的乳房在我的胸脯上画着圈转动, 乳头触着我痒痒的。 我静了一下说: "我可以摸摸你吗我从来没有摸过女人哩!""当然可以, 来吧!"她说着就将我的手抓过去放在她丰满的乳房上。 我翻身将她压在身底下,贪婪地抓着她的乳房, 摸着揉着,享受着那富有弹性的乳房的质感带给我的快乐。 我要吃你!我说。 接着把她的乳头含进口里轻啮着,舔着。 我贪得无厌的舔遍她的全身,她变得浮躁不安起来, 眼睛斜睨着我双颊绯红,樱口微张,舌头在口里不安地蠕动着。 我的小弟弟又一次雄姿勃发,昂然挺立。 来吧!给我!放到我里面来!她娇柔地说。 一边抓住我的小弟弟,引导着将它对准了她的蜜穴往里塞去。 我触着了那暖暖的穴口,顺着她的引导向里推去, 滑滑的暖暖的紧紧的湿湿的我进到了她里面!她的肉壁包裹着我好舒服!我不由自主的摆动着臀部, 摩擦着她的肉壁。 她啊,啊地呻吟起来,扭动着臀部来就我。 我好激动!我用力摆动着腰部,进入她的深处。 逐渐的我的动作变得自动而疯 狂!她啊, 啊!的大声呻吟起来两只乳房随着我的摆动而上下翻飞!好啊!好啊!!太好了!!啊!噢!她大声地喊叫起来, 不住地晃动着她的脑袋像是要摆脱什么是的。 她的双手漫无目的的四处抓挠着,两脚时曲时伸, 好象没有可放的地方。 我们四周的大理花和叫不出名来的野花被我们疯狂的动作震得纷纷落下, 花瓣纷纷扬扬地洒落在她的裸体上粘着她通身的汗水, 和她一起跳起了狂欢的舞蹈。 "呀啊!呀好啊!"她大叫着,弓起了身子, 将一对乳房挺在空中乱晃。 "噢!我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去了!不行啦!不…"她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 "我要屏住,我要屏住!我是行的!她为我在欢乐!"我心里暗暗用劲, 我要让她-这个让我失贞的第一个女人看看 我不是个孬种!我疯狂地摆动着腰肢双手紧紧地捧住她的双臀, 将她的下身提离地头朝下躺着将我的小弟弟迅速的摩擦着她的肉壁。 她用双手抵住地面,也将臀部 迎向我来回送迎。 "啪,啪,啪啪"的亵声在我们的两股间频响。 突然,一瓣震落的花瓣飘到了我的腰上, 我一惊再也把持不住,精液就要涌出,我勐地抱住她的臀部, 将她的蜜穴紧紧地紧紧地贴在身上!她的肉壁在淫荡地抽搐 我的阴茎在她里面跳动着火热的液体唿唿地奔出我的身体, 浇灌着她饥渴而干旱的身体!啊!啊!噢呀!咿!……我不行了!!她大叫着 身子颤抖着渐渐软瘫下去。 噢!太好了!满足的她爬到我身上,搂住我的头颈, 轻啮着我的耳朵 用 她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乳房挤压着我的胸脯, 微笑着说: "你是个真正的男人!我摘下一朵绛红色的野花, 和着那湿湿的淫液插进她的蜜穴中 说: "没有你这个真正的女人, 就没有我这个真正的男人!这一天起我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